趣谈民国饭馆的几种吃法2

馆子最讲究吃熟,假如您今天没饭局,信马游擅您走进哪个饭馆,自己也想不出吃什么来,您让堂倌给想点吃儿。

馆子最讲究吃熟,假如您今天没饭局,信马游擅您走进哪个饭馆,自己也想不出吃什么来,您让堂倌给想点吃儿。可巧正碰上今天柜上有酒席,堂倌可能说您甭管啦,我给您颠配颠配吧,待一会您吃的等于是一桌小型独坐酒席,人家席上有什么,您也吃什么。您吃完堂倌也不会给您算账,多给小费就成啦。可是有一宗,这种堂倌一定要是堂口的大拿,上海所谓“能博温”,不但平时支工钱,到年终还得劈花红才行呢。话又说回来啦,他要不是看准了您是个大主顾,他也不肯干。这种吃法叫吃飞,就是别人的菜飞到您这来了,照这么一说那人家办酒席的主儿,岂不是吃了大亏吗?其实也不尽然,有人吃飞,堂口老早就关照灶上多留点勺把儿了。

趣谈民国饭馆的几种吃法2

有一般大爷们,天天上馆子,胃口都吃倒了,三五个人一进饭馆谁都不愿意点菜。后来谁也不点,每位多少钱,让馆子里自己配,喝酒就配两个酒菜,不喝酒索性全是饭菜。北平各大饭馆子,很时兴了一阵子,这种叫“自摸刀”的吃法(我想这个名词,一定哪一位牌友兴出来的,由“自摸双”而联想“自摸刀” , 也不怕割了手,一笑)。到了民国二十三四年北平丰泽园一客“自摸刀”,最好的要四十块钱一客,那是真宰人啦。

趣谈民国饭馆的几种吃法2

北平自从兴了一阵子女招待之后,添了好多邪魔外道的小馆,您同朋发小吃,一入座堂倌就拉看您,什么菜贵让您点什么。两人吃饭,他能给您上个十寸盘红烧虾段。他为什么死乞白赖扭您吃红烧虾段呢,因为他们冰箱里的对虾已经有昧,虾头都快掉了,再卖不出去,只有往脏水里倒啦。碰了这样的堂信,也有法整他。您说不爱吃红烧虾段,太腻人,清爽点你给我来个黄瓜炒对虾片,或者来个对虾片鸡蛋炒饭加豌豆,他马上麻啦爪子,不提让您吃对虾了,因为他们的对虾,可能糟到不能切片,即或能切片,草黄瓜豌豆绿色一比,他也端不上桌儿了。

"趣谈民国饭馆的几种吃法2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